■ 觀察家
  當科學為人們提供了一種新型產品,而且這種產品被視為防治疾病、補充營養、改善貧困的有效方法時,當然不必將其視為洪水猛獸,但前提是,必須保證黃金大米通過了法律和倫理準則。
  日前,黃金大米負責人杜博克回應安全質疑時稱,維生素A缺乏症(VAD)是一個世界性的問題,在中國VAD同樣常見。儘管肉類、蛋類、奶類、蔬果等食物可有效補充維生素A,但對於貧困地區而言,這些來源很難實現,黃金大米能有效改善這一狀況。也許四五年後,黃金大米就能進入中國,但這一決定權掌握在中國人民和政府手上。
  杜博克的說法自然又引起爭議。中國人是否接受黃金大米,公眾和市場是最終的決定因素。當科學為人們提供了一種新型產品,而且這種產品被視為防治疾病、補充營養、改善貧困的有效方法時,當然不必將其視為洪水猛獸,可以在中國VAD最多的地方試一試。但前提是,必須保證黃金大米通過了法律和倫理準則,例如經過中國的批准,以及在試驗中合乎倫理,如知情同意原則,而且已經有大量的研究證明黃金大米有安全保障和營養價值,即能充分補充維生素A。
  公眾選擇一種產品的動機和標準基本上是,一是否便宜,二是否有效,三是否簡便實用。對於是否便宜,這已無需擔心,因為杜博克已宣稱這是一種“慈善產品”,是不花錢的。對於是否有效,現在還不能打包票。
  由於湖南衡陽的黃金大米試驗存在倫理爭議,因此其結論不足為憑。而且,人體試驗中獲得的結果還需要大量的人員實際食用才能得到證實。但是,在實際生活中,中國公眾能否打破心理障礙食用黃金大米也是一個待驗證的問題,所以黃金大米的推廣有待觀察。
  其實,無論一個國家和地區多麼貧困,人們可以獲得維生素A的食物中實在太多太多了,而維生素A的含量和轉化率要比黃金大米高得多。例如,西蘭花、胡蘿蔔、南瓜等蔬菜以及柑橘類、蘋果、杏等水果等,動物肝臟及其他內臟、蛋黃、瘦肉等也富含維生素A。即便貧困地區的人們很少能吃到動物性食物,但上述大量含維生素A的蔬菜和水果比比皆是,因此不愁維生素A缺乏。
  另一方面,黃金大米既然是一種“慈善產品”,公眾當然有不吃白不吃的心理,也許會受到追捧,但是,這種大米能否可持續供給,也有疑問。
  還有,到目前為止,支撐黃金大米研發的經費已不是一筆小數目。據不完全統計,2000年前,第一代黃金大米研發總共花108萬美元,其中60萬來自洛克菲勒基金會,24萬來自瑞士政府,24萬來自先正達公司;2005年,第一代黃金大米又獲得比爾·梅琳達蓋茨基金會1130萬美元資助;2009年,英國政府資助先正達公司第二代黃金大米項目800萬英鎊;2011年,比爾·梅琳達蓋茨基金會資助國際水稻研究所(IRRI)1030萬美元,用於黃金水稻的進一步研發、推廣和應用。另外,洛克菲勒基金會和福特基金會為黃金大米在亞洲地區的試種和推廣投入的巨額經費無從查考。
  所以,如果不計報酬,黃金大米能否對發展中國家長期供應,也是一個疑問。基於上述種種原因,中國人有什麼好擔心黃金大米的呢?接不接受,中國人說了算嘛!
  □張田勘(學者)  (原標題:黃金大米真是“慈善產品”?)
創作者介紹

名片夾

ag02agtyy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